Headline Highlights

hqdefault-2

520後小英跟原住民道歉又怎樣?原民團體:每年賠償一千億,但重點不在金額本身!

  今(2016)年 5 月 8 日,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下稱「小米穗」)舉辦了「國家道歉與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論壇,廣邀原住民青年與學者參與討論。論壇首先針對《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要求國家應正視原住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並就台灣原住民的身分認同、教育與文化、社會支持系統及土地等基本人權議題作探討。接著小米穗與各個原住民族團體共同提出了國家道歉與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聲明書,其中除了要求國家應道歉之外,還提出了應賠償一千億元台幣等訴求。

7362335382_1abd873c4e_h

很多部落想發展觀光讓孩子回家,但他們永遠沒達到目的──觀光的雙面刃,我們或許不該屈就一切

  經過在盆地台北忙碌加簽的開學週,我不禁想起暑假,我迫不及待地想再次造訪 Makota’ay(港口部落),想回到那個靠山面海,村裡漫著一股青翠檳榔香味以及揚起誠懇笑容就能得到人們相應真誠招呼的部落,給我心點上光的部落。 正如 Elizabeth Becker 在《旅行的異義》裡講述的: 「這就是旅行的力量,也是大家談到首次品嚐到外面世界的滋味,暫時從自己生活裡解脫的那種解放自由的時候,為何總是魂牽夢縈的原因。」

0O7A9575

期待主流樂壇打造「古調版張惠妹」,也要先讓青年被古謠感動,他們才有傳承的動力!/專訪查馬克、阿修、高偉勛

  今年《海邊的孩子》,表演組合除了海線的阿美族,還有「山上的孩子」── 台東新園部落(Kalarulan)的排灣族 Zamake(查馬克)、卑南族知本部落(Katratripul)的 Nawan(阿修),與建和部落(Kasavakan)的 Shan Hay(高偉勛),呈現多元的族群風貌。 訪問過程中,感受最深刻的,除了幽默的言談,還有他們對自己文化的使命感:一定要認同自己的族群,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別人你是誰 ── 這是「前浪」哥哥,想要傳遞給「後浪」弟弟的。

IMG_0694_Fotor

阿美族祖先是「天皇天后」?!太巴塱祭祖爭議風波眾說紛紜,部落機制修補恐比祖先起源更難解

  5/2 在花蓮縣 Tafalong(太巴塱)部落的祭祀廣場上演的「Pancah 先祖 La Lakan、Doci 周年紀念」活動,究竟是展現阿美族後人緬懷祖先的精神、是一場踐踏部落傳統文化的荒謬鬧劇、還是意外掀開以往遮蓋部落內外複雜情事交疊的厚重簾幕?這當中的之微末節似乎頗令人玩味。

Volunteer_Community_Relations_DVIDS190261

陪伴了又如何──進原鄉做志工,部落孩童怎麼看?大人又怎麼想?

  2008 年 2 月是我與曲冰的第一次相遇,當時還是大一的我以數位人文關懷營隊輔的身份出現:活蹦亂跳、開朗直接的孩子們把我與他們之間綁住了一條線。從那之後,每次寒暑假,我都被他們從有著高速上網的電腦前面、一間又一間光彩繽紛的商店裡、柔軟一坐就陷下去的沙發裡拉到山上,他們的家鄉。 在這裡,與這些孩子們,我不需要我在城市所享受的種種設備,就在水泥地上、小溪大河邊玩耍,讓我得到了足以回味不知道多少年的快樂。每每看起他們的照片,我的嘴角就會不自覺的上揚! 只是心裡卻總還是懷抱著一個疑問,像我這樣的志工姊姊究竟部落有是如何看待我們的?而又能夠帶來怎樣的意義?